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卡丁赛车手撞立柱身亡,家属起诉索赔200余万!事发时未买保险?

2023-05-31 10:14:55 311

摘要:2022年12月24日,在株洲国际卡丁车场举办的第五届24小时卡丁车耐力赛中,一名来自南京的33岁车手江浩突发意外,其所驶车辆与其他车辆发生剐蹭后失控撞上立柱,江浩经抢救无效去世。与江浩一同参赛的队友及江浩家属曾提出赛道存在安全隐患、事故发...

2022年12月24日,在株洲国际卡丁车场举办的第五届24小时卡丁车耐力赛中,一名来自南京的33岁车手江浩突发意外,其所驶车辆与其他车辆发生剐蹭后失控撞上立柱,江浩经抢救无效去世。与江浩一同参赛的队友及江浩家属曾提出赛道存在安全隐患、事故发生后现场救援不及时等质疑。

2023年4月12日上午,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江浩家属索赔220万余元。赛事主办方和指导单位、赛道设计方及救护车所属医院等七方应诉。庭审持续至中午,该案将择日再审。

庭审中提到,江浩事发当天并未购买保险。江浩车队所属俱乐部负责人陈先生作为原告证人提出,保险由主办方统一组织购买,车手扫码支付,但24日当天并未接到任何购买通知。对此,主办方辩称参赛手册中有明确说明报名费和每日保险费用需分开缴纳。庭审中暂未就此争议得出结论。

当日下午,记者来到株洲国际卡丁车场,注意到赛场立柱处此时已有多层轮胎和水马围护。

赛场上遇难,队友质疑存在安全隐患;主办方回应“由专业设计师设计”

2022年12月24日16时许,由株洲国际卡丁车场主办的第五届24小时卡丁车耐力赛正式开赛。20号车手江浩所属车队来自南京,共7名车手轮流上场。潇湘晨报此前报道,队友王先生称,江浩是第四位上场的车手,“上场几分钟后,开了几圈,然后从最后一个弯道进入赛车场大直道的时候,在直线上,因为很多赛车拥挤、碰撞而导致车辆失控,然后直直撞到了龙门架上。”随后江浩被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身亡。

据介绍,株洲国际卡丁车场是“中南地区最具规模、设施最为完善的卡丁车场”,今年共有来自全国的28支战队、超过200位车手参加此次耐力赛。而江浩及其队友来自南京,早已听闻该赛事,这是他们第一次参加。

王先生及其他队友曾向记者介绍,江浩驾驶卡丁车已有五六年,“是一个相对专业的车手,经历过大小赛事”,而车手防护设备也是齐全、合格、符合赛事规定。他们提出,江浩现场发生的车辆碰撞、失控都是赛场上的常见事故,但由于“龙门架的柱子离赛道非常近,只有一个象征性的隔离带,起不到缓冲作用,以致车子失控后车手整个人全速撞击在那个钢柱上。”王先生还称,缓冲区域内的钢柱底部的水马内根本没有水,其他部位直接裸露,该处并未按照国家体育局场地规范相关标准布置缓冲及安全设备。而据CT报告和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头部受到强烈撞击是导致江先生死亡的直接原因。

事发现场被撞破损的水马

此外,江浩车队队友还提出现场救护车进入场内较慢、车上没有配备除颤仪等紧急施救设备等质疑,并表示救护车首先去往的是一家眼科医院,但抵达时发现已关门,随后再在随车车队成员手机搜索导航下,去往株洲市中心医院,又因该医院没有可用ICU床位,随后在25日凌晨3时许转入株洲市中医伤科医院ICU病房。当日20时25分许,江浩被宣布抢救无效身亡。

据公开资料,株洲国际赛车场属于株洲力盛国际赛车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力盛云动(上海)体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其主要股东之一。

株洲力盛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某曾就相关问题作出回应称,场地由专业设计师设计,“我们是接受赛车场的管理,规范与否要问设计师。”并表示赛前车队车手们有对赛道提前“踩场”。

此外,唐某称“事故发生后第一时间就出示了全场红旗,立马终止了比赛”,而出红旗后要把赛车全部收回,救护车才能进来,否则很容易产生危险。救护车来自正规医院,车上配备有两名医生,“整个救护车的配备是专业救护车的配备。”

卡丁车场图,来源:主办方官方资料

家属起诉七方索赔220万余元,车手遇难当天无保险?

2022年12月28日下午,江浩家属及其车队所属俱乐部同株洲力盛公司进行见面协商,但未达成一致。家属后决定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4月12日上午,此案于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法院开庭。

江浩父母作为原告,起诉七方,包括主办方株洲力盛国际赛车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株洲国际赛车场开发有限公司,指导单位湖南省赛车运动协会、株洲市体育总会,作为主办方股东的力盛云动(上海)体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赛道设计方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及救护车所属但湖南泰和医院管理有限公司,诉求死亡赔偿金120万元、丧葬费等6万多元、被扶养人生活费75万元、交通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共计220余万元。

原告方提出,株洲力盛国际赛车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株洲国际赛车场开发有限公司作为主办方,应承担90%的主要责任,其他五位被告共同承担10%的次要责任,

经审判员梳理,此案焦点一为对于江浩死亡损害后果,七方被告是否存在过错,若存在,各方承担责任比例如何划分,此外车手江浩本人是否存在责任。焦点二为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赔偿是否合法合理。

双方发言中,湖南省赛车运动协会、株洲市体育总会提出自己并非指导单位,对赛事并不知情,主办方株洲力盛国际赛车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株洲国际赛车场开发有限公司对此表示认可,称宣传资料存在印刷错误。

此外,事故当天江浩并未购买保险。据赛事参赛手册,每个车队需缴纳报名费1万6千元,保险费用为31.8元/人/天。

江浩车队所属俱乐部负责人陈先生作为原告证人发言称,12月23日练习日,队友都按要求购买了当日的保险,购买方式为扫描主办方提供的二维码进行支付;然而24日当天他们没有再接到购买保险的相关通知,也没有收到来自主办方的提醒,以为无需购买当日保险。后来陈先生致电保险公司发现,车队队友身上都有保险,但是于12月25日零时开始生效的。

对此,主办方提出,赛事参赛手册上已明确保险费用和报名费需分开缴纳。

庭审持续至中午,原告两位证人结束发言,被告证人发言及后续审理程序将择日再进行。

遇难车手为家中独子,还未成家;场地原事故点增加围护

庭审结束后,江浩母亲唐女士先离开法庭。庭上就事故现场细节进行叙述时,唐女士曾多次落泪。江浩父亲江先生告诉记者,江浩为家中独子,还未成家,一直与他们俩一起生活。江浩去世后,其在家中所有物件都还保持原样,还未对其遗物进行整理。江先生父母逝世较早,儿子江浩自小由其母亲抚养长大,彼此间感情浓厚。

江浩发生事故一事,两位老人并未告诉其他亲友,“自己需要消化”,他们也希望先为儿子的死亡“要个说法”。“赔偿多少其实对我们两人来说不重要,但我们希望能得到一个说法。”江先生说道。也由于其他亲友不知情,两位老人相互陪伴、抚慰对方。

4月12日下午,江浩父母及车队俱乐部成员坐车返回南京。该案定在5月中旬再审。

潇湘晨报记者随后也来到株洲国际卡丁车场现场,此时场地已重新开放。询价时,工作人员称“成人娱乐卡丁车”为158元/10分钟,并表示“我们的车是专业的,比较高级”。有四位年轻人刚刚结束游玩出来,称车速大概在60码左右,“油门踩到底,转弯不会翻,方向车把稳就好。”

记者注意到,此前江浩发生意外的立柱处,此时已有多层轮胎和水马围护。

潇湘晨报记者 吴陈幸子

来源: 主办方官方资料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