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安信信托也丢了保险箱,风控出了啥问题?

2022-12-10 12:58:21 425

摘要:作者 | 高远山来源 | 独角金融信托公司与房产企业上演保险箱“争夺战”。前有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下称“中融信托”)保险柜被撬,后有安信信托(600816.SH,现“*ST安信”)保险箱被偷。近日,据自媒体“信托圈内人”报道,安信信托与贵...

作者 | 高远山

来源 | 独角金融


信托公司与房产企业上演保险箱“争夺战”。

前有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下称“中融信托”)保险柜被撬,后有安信信托(600816.SH,现“*ST安信”)保险箱被偷。

近日,据自媒体“信托圈内人”报道,安信信托与贵州宏德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宏德置业”)、贵州融创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贵州融创”)共管的保险箱(内有共管印鉴)被不明身份人员私自搬走。

安信信托在信托报告中表示,(此事)导致印鉴脱离该公司监管,严重损害了信托计划利益。

9月初,安信信托刚刚完成股权变更,开始进行重组工作。保险箱被偷一事,对于迎来新变局的安信信托有何影响?


又一信托公司保险箱被偷


是谁偷走了保险箱?

据安信信托向投资人披露的信托报告显示,保险箱被偷与宏德置业有关。

报告称,(保险箱被偷)后,宏德置业向安信信托提供了一份《关于对乐湾国际项目印章、资金、可售房源进行监管的通知》,通知内容显示,因自身经营和债务问题,宏德置业出现停工和逾期交房等问题,贵阳乌当区问题楼盘专项治理工作专班要求其提供监管印章、监管资金、监管可售房源等。

来源:腾讯图库


2013年,安信信托发起设立“安信·新农村建设发展基金集合信托计划”,该信托投向公司宏德置业、贵州宏德温泉旅游有限公司,用于贵阳乐湾国际新农村建设项目。

2019年,信托计划到期后,项目公司未全额兑付;1年后,信托计划进入处置期。

这笔信托总规模不超过60亿元。截至报告披露日,存续规模为39亿元,包括优先受益权规模24亿元,劣后受益权规模15亿元。

保险箱被偷后,安信信托称,已经向宏德置业及其实际控制人、法人发送《督促函》,要求其如实告知具体情况,立即停止损害信托计划行为,并保留通过法律途径追索的权利。

宏德置业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5亿元,法人为马海峰。股东贵州融创与宏德置业(香港)有限公司均持有45%股权。公开信息显示,贵州融创为融创西南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融创西南”)全资子公司,而融创西南集团股东为融创集团和天津融创嘉晟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认缴出资额分别为10亿元和1010万元。

这并不是信托公司首次出现保险箱被偷事件。

今年9月,中融信托存放受托人和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融创集团”)共管的塔子湖置业章、证照及印鉴等物品的保险柜锁芯被换,保险柜无法打开。此外,塔子湖置业预售资金监管账户约11.4亿元被划走,其中,约11.2亿元划转至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政府塔子湖街道办事处设立的塔子湖项目专户;1343万元被划转到武汉融创基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账户。

事件发生后,中融信托向融创集团提出交涉,并向公安机关报警,通过法律手段完成了塔子湖置业剩余10%股权及公园大观项目剩余未售在建工程查封。据“澎湃新闻”报道,目前资金在政府监管账户。中融信托表示,“将在政府的统筹协调下,最大程度保障委托人权益。

对于此事,融创集团称,“项目资金已严格按照政府监管专户要求管理。公司与中融目前在沟通协商的基础上,均向相关政府专班承诺,全力以赴确保交付。

此外,目前中融信托的一个信托产品因无法兑付进入延长期,亦涉及融创集团。2020年,“中融-承安7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B类信托单位成立,规模为15亿元。这笔信托产品最终用于融创华北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天津融创星耀五洲项目开发建设。

据中融信托发布的报告显示,自2022年11月18日起,该笔信托计划将自动进入延长期,展期到信托财产全部变现完毕且受托人宣布该信托单位终止之日止。

保险箱被偷,信托公司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又会对其有什么影响呢?

北京周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王若琳表示,在房地产信托投资中,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管理信托财产,为保证信托财产利益,一般都会在交易架构中,对作为投资标的的房地产开发公司等的银行账户、印章等进行监管,如若相关银行账户、印章脱离信托公司的监管,信托公司很有可能会因违反忠实勤勉义务等,而应向投资人承担违约责任。

但具体在本案中,从安信信托发布的《报告》可知,宏德置业私自搬走保险箱、拿走印鉴,系依据“乌当区问题楼盘专项治理工作专班”出具的书面通知所为,其中很有可能涉及政府要求,因此对于信托公司而言,具有一定的抗辩空间,视信托公司与投资人签订的《信托合同》具体条款而定,或可构成信托公司的免责事由。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保管共管印鉴的保险箱被偷,会导致信托公司监管户资金被转移,从而导致信托监管账户失控,这表明信托公司在具体的资金归集与风险防范上措施不够到位。柏文喜建议,信托公司可以改为与监管银行签订监管协议,以双签的形式来进行账户监管而不是与开发商共同共管公司印鉴这种风险较大的方式。

此外,王若琳建议,一般情况下,保险箱被偷,信托公司可以按以下程序处理:首先应当报警,并根据《信托法》《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以及《信托合同》等的规定,向投资人履行披露义务。若达不到刑事立案标准的,则根据具体情况判断是否启动民事诉讼,还是通过非诉途径解决。另外,处理过程及时做好投资人的安抚工作。


安信信托的“高天国时代”


此次处于“保险箱被偷”事件漩涡中的安信信托是沪深两市仅有的两家上市信托公司之一。不过,其背后却有着一段颇为曲折的历史。

二十年前,来自四川的民营“资本大佬”高天国以“救火者”的身份入局鞍山信托(即更名前的安信信托)。彼时,国内信托行业正值清理整顿之时,直到2001年鞍山信托才走上以信托业务为主的轨道。

2002年,高天国收购安信信托国资控股股东手中24.6%的股权,成为安信信托实控人。

高天国接盘时安信信托连续多年资产负债率超过70%;且由于接受贷款的企业无力偿还资金等因素,安信信托账款激增。

接手后的安信信托,于2003年、2004年持续亏损,净利润分别为-2996.20万元和-6853.11万元。

2004年6月10日,安信信托与大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之杰”)资产置换,2005年9月30日鞍山市政府承接公司6亿元负债和6亿元资产,后续安信信托的股权分置改革与资产重组相结合,通过资产置换,注入优质资产,以此处置不良资产。

2005年,安信信托净利润576.8万元;2006年安信信托全面启动信托业务,但因为历史问题,信托计划不及预期,当年亏损4351.44万元。

来源:腾讯图库


到了2007年,安信信托业务进入发展快车道,当年净利润扭亏为盈,达767.47万元。

恢复元气后的安信信托借着信托行业的东风,扶摇直上成为业内当之无愧的“黑马”。

2008年至2013年间,安信信托的净利润从2688.92万元增加至2.79亿元,5年复合增长率达到59.73%;营收也从1.26亿元增加至8.79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47.32%。

安信信托因地产融资特色而知名,然而,2018年开始,监管进一步限制资金进入房地产行业,房地产信托业务随之收紧。之后,安信信托大量产品逾期的消息频繁见诸报端。

加上2018年、2019年间安信内部财务副总裁、合规总监、监事等多位高管陆续出走。如此一来,安信信托业绩走上了下坡路。2018年至2021年,安信信托分别亏损18.33亿元、39.93亿元、67.38亿元和11.29亿元。

截至2022 年6月30日,安信信托作为原告涉诉案件52宗,涉诉金额为417.28亿元。安信托提供保底承诺等原因引发诉讼37宗(其中1宗案件原为被告后转为第三人),涉诉本金136.05亿元(其中转为第三人案件涉诉本金为 1.4 亿元)。其中,一审未判决的诉讼涉诉本金94.06亿元,安信信托通过收回兜底文件、达成和解、兑付信托利益等方式化解相关风险。

9月10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披露新增7宗案件尚在审理中。这些案件中,安信信托被诉未尽受托人义务、违反信托合同。公告还显示,安信信托连续12个月内新增案件涉案金额累计3275.32万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3.12%。


安信信托迎来大变局


今年8月31日,安信信托发布一则公告称,收到上海银保监局《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下称“决定书”),责令安信信托控股股东国之杰一个月内转让持有的安信信托全部股权。

此次被责令转让股权的原因:2020年至2022年6月,安信信托净资本风险控制指标不符合监管要求,其控股股东国之杰未履行股东资本补充的承诺和义务。

为执行上述决定书,8月30日,国之杰分别与上海砥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砥安”)、中国银行(601988.SSH)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国之杰将持有的安信信托8.5亿股股份转让至上述两家机构。其中,上海砥安受让5.77亿股股权,占总股本的10.54%,中国银行受让安信信托2.73亿股股权,占总股本的5%。

公开信息显示,上海砥安由上海电气、上海机场以及信保基金等6家机构联合发起设立,大股东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是一家国资企业,持股比例24.32%。该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为秦怿。

来源:安信信托公告


转让股份前,国之杰持有安信信托27.68亿股股权,占总股本的50.61%;转让后国之杰将持有安信信托19.18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35.07%,股权转让完成后,国之杰失去在安信信托控股股东地位。

9月1日晚间,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股份转让已经完成过户手续。

自此,安信信托开启了一系列的重组工作。

9月末,安信信托进行了董事会、监事换届,会议同意秦怿担任第九届董事会董事长,钱晓强担任第九届董事会副董事长。在新总经理(总裁)未到任前,由董事长秦怿代行总经理(总裁)职权。目前,安信信托在官微公开向社会招聘总裁、副总裁、金融科技总监等高管人员。

10月20日,安信信托发布《关于重大资产出售实施进展情况的公告》,披露后续工作安排包括:与信银国际3.4%股权的交易,以及与中国银行上海分行的资产交割等情况。

重组后迎来的首个季报实现营收净利润双向增长。据三季报显示,安信信托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1.8亿元,同比增长4.11%,实现净利润12.58亿元,同比增长30.85%。

重组后的安信信托迎来新的变局。不过,目前安信信托仍面临了一些问题,如退市风险还未解除,新的领导班子还在逐渐组建中,此次保险箱被偷走又该如何处理......

你认为保险箱被偷走,问题出在哪里?对于安信信托后续的发展,你怎么看?欢迎留言讨论。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